为什么“通用AI”只是妄想?
浏览:35 时间:2022-5-24

文字| 李北辰

科技界的人都知道,混合着浓厚“交易会”氛围的中,追求“仿生人”理念的中,依托三星研究院STARLabs推出的人工智能项目NEON,成为今年CES为数不多的亮色。

不同于大家已经熟悉的各种人工智能助手,根据官方描述,NEON是人工智能驱动的虚拟存在,是一种与人类有着相同表情和行为的独立生物,官方称之为人工智能。

当然,这个“新物种”是从人类中诞生的。

NEON在获取人脸和语音特征后,会使用自己开发的CORER3引擎,通过计算机计算生成模拟真人的图像和表情(也就是说不会大概率出现所谓的“恐怖谷效应”)。

NEON可以以虚像的形式出现在中的屏幕上,并根据指令做出反应。在STARLabs期待的中,NEON将进化成更接近现实世界的人类角色,如演员、教练、主播和模特。当然,只能是你的伴侣和朋友。

正如Neon首席执行官兼STARLabs负责人pranavMistry所说:“地球上有数百万个物种,我们希望再增加一个。NEON将成为我们的朋友和合作伙伴,不断学习和发展,从互动中中形成独特的记忆。”

事实上,NEON虽然还处于早期阶段,远没有成为人类的“复制品”,也远没有《西部世界》(人和机器作为两个独立物种的相似性、迷惑性和杀戮性),中“真实”仿生人的区别是108000英里——,但大家其实都听过“科幻进入现实”的脚步。

NEON的出现再次模糊了现实与虚拟的界限,同时也涉及到一个新的问题: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。

要知道,对于很多人来说,人工智能是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甚至恐惧的概念。在他们看来,AI在未来会像猛兽一样侵蚀人类社会。虽然漫长的生物历史告诉我们,一个物种在“完全取代”它之前成为主导星球的故事从未发生过,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大多数人谈论人工智能的最佳话题。

当然,真实的AI世界远非科幻。

众所周知,到目前为止,在深度学习的帮助下,人类在专注于特定任务的AI训练中已经得心应手。AI一直在摧毁自动驾驶、翻译、医疗、保险等各个领域的城市和乡村。然而,因为它被锁定在给定的知识中,一旦人工智能穿越了这个领域,它立刻表现得像一个婴儿3354或弱智。

在很多人的期待中,中,这个真正的“通用AI”,可以建立不同领域之间的联系,举一反三,解决跨领域的复杂任务。更接近人脑的整体思维,更接近所谓的“经典AI”在80年代试图解决的问题。因此,在很多未来学者眼中,中,通用AI是人类通向未来的必经之路。

但是在更多人的眼中,人类和通用AI之间可能有很多“深度学习”。

作为这波人工智能的助推器,深度学习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数据堆积。本质上,它使用统计方法来提高预测的准确性。基本上是过去经验的总结,没有办法预测“没见过”的东西——。即使把这个逻辑演绎到极致,也不足以大概率催生出通用AI。

例如,DeepMind创始人哈萨比斯,曾说过,正如人类的智能是从大脑的不同模块中涌现出来的一样,深度学习只是解决通用AI的一个组成部分。“大脑是一个综合系统,但大脑的不同部分负责不同的任务。海马负责情景记忆,前额叶皮层负责控制等等。你可以把当前的深度学习想象成相当于中:视觉皮层或听觉皮层的感觉皮层。但真正的智慧远不止于此。你必须把它重新组合成更高层次的思考和符号推理。”

但这并不容易,就像凯文和凯利所说的那样,我们总是想创造出像瑞士赛博这样具有多种功能的东西。这样的智能在很多方面可能是好的,但是没有人能够做到完美,我们也不可能优化每一个维度。

事实上,就连世界上最著名的技术乐观主义者、《奇点临近》的作者雷库兹韦尔,也曾说过,直到2029年,人类才有50%的概率发展通用AI。iRobot的联合创始人罗德尼布鲁克斯(RodneyBrooks)对2200人进行了评判.

在更多悲观主义者眼中,中,这些时间节点只是一瞬间的废话,因为实现通用AI本身可能就是一种妄想。

就像NEON一样,受限于AI技术,它有着“美丽的身体”,却没有“有趣的灵魂”。

当然,我们不怪它。毕竟,连我们人类都不知道“灵魂”是什么。

作者:李北辰,独立作家,国内媒体专栏作家数十人,曾供职于《南都周刊》 《华夏时报》 《财经》等媒体。